第233章 ,

最新网址:www.aixswx.com

展昭:“这不是事赶事,都赶巧了吗?”

陆小凤表示:“总之,他们的事我不管,少来烦我。”

但,话还是要说的。

小凤姑娘对此表示深刻怀疑。【鳳\/凰\/ 更新快请搜索】

“我是不待见他,我现在不止不待见他,我连你都不待见了。”

展昭上前拥住她,陪笑道:“火气别这么大,大过年的。”

想好好过个年真的很天理不容吗?

六妹威武!

徐庆跑来直接忽视一边杵着的五弟,径自对六妹道:“六妹,石姑娘好可怜,你就帮帮她吧。”

陆小凤眼角直抽抽,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她要不是自己性子软弱无主见,又执拗偏执,能蠢到自己跳崖轻生吗?”因为心情不好,小凤姑娘的措词很不客气。

白玉堂摇头。

徐庆怔了一会儿,才勉强道:“但她受伤了。”

陆小凤两字评语“活该”。

白玉堂同情地看三哥,六妹已然处于暴走边缘,还不见好就收,勤等着被喷吧。

“六妹,人皆有恻隐之心——”

陆小凤直接截断他的话,略傲娇地道:“我向来铁石心肠,不但缺少同情心,我还因看到的黑暗面太多有些心理变态,就见不得这种白莲花似的女人,这样会凸显我的不近人情和女汉子风格,出于心理阴暗的缘故,我理所当然不会对她生出什么见鬼的恻隐之心,我只会幸灾乐祸、隔岸观火,三哥还有的补充吗?”

徐庆:“……”他这是捅到马蜂窝了吗?

不远处,欧阳春和蒋平蹲在墙头听得津津有味。

蒋四爷还不忘发表一下感想,“我家六妹永远这么性格鲜明。”

欧阳春点头,心里默默地补充:铁血真汉子,直爽大丈夫!

凤姑娘也就是生错了性别,否则杠杠一条真汉子。

这边院子里正诡异寂静,院外一人正风风火火地大步而来。

一眼看到正跟三弟大眼瞪小眼的六妹,闵秀秀就忍不住开口抱怨,“这石玉奴到底是有多想不开啊,我这都说得口干舌躁了,她只会说两人不相配。”

徐庆一见大嫂也炸毛了,立马找了个地方贴墙站好,两只母老虎的威力他不太敢想象。

小凤姑娘凉凉地道:“要相配不难,让裴家庄没落或让裴慕文毁容残疾之上加残疾。不过,到时候恐怕就是裴少庄主觉得自己配不上石玉奴了。到时候,再把石玉奴毁容,估计也就差不多合适了。”

众人俱大寒。

果然,小凤姑娘很有做坏人的手段和能力。

陆小凤无视众人的心脏承受能力,继续道:“我这个建议很管用的,你们谁去无私奉献帮他们一把?”

最后,白玉堂挣扎着开口,“六妹,大过年的……”咱就别这么暴力血腥了吧,太残暴!

陆小凤哼了一声,道:“你们也知道大过年的,他们想必也没那么糊涂。可大过年的,他们在别人家整出一副悲悲惨惨戚戚的模样,是跟谁过不去?”

众人皆默!

说得好有道理,他们竟无言以对。

小凤姑娘的话却还没说完,“他们摆出副衰相,却要我去低声下气陪笑,我欠他们吗?有本事姓裴的回家找他老娘火拼去。这点儿魄力都没有,还妄想老婆孩子热炕头,下辈子也甭想。”

徐庆战战兢兢顶着巨大的压力,道:“百善孝为先。”

小凤姑娘撇嘴,不以为然地道:“双次是让他真跟老娘打一架,他要真有魄力,直接跟石玉奴先斩后奏,抱了娃了回去,你看裴老夫人还叫唤,再作孩子长大就别叫他奶奶,让她胸闷气短悔不当初去。她想门当户对娶媳妇,万一娶个像我这样的,她得少活五十年,立马就得去跟佛祖上课,想作都没得作。”

院外展昭表情沉重地拍拍脸色相当精彩的裴慕文,表示无言的安慰。

小凤话虽然难听,但很有道理,还很有教育意义。

这事要真搁小凤身上那真不叫事,三下五除二就能会摆得平平的,估计还得把裴老夫人这样的一下就给整出心理阴影来。

咳……

老婆太凶残,他果然很容易被同情。

墙头的北侠和蒋四爷正一脸同情地看院外的某猫。

凤姑娘的丈夫不好当啊。

白五爷又一次勇敢地站了出来,“再换个方便具体操作的,我去执行。”

院外的裴慕文猛地一激灵,他有不好的预感。

果然,院外没听到陆小凤的声音,却在一会儿之后,听到了白玉堂无比兴奋的声音,“好,这法子我喜欢。”

展昭第一时间点住了欲跑的裴慕文。

接下来猫鼠精诚合作,一大帮人在展家忙活了起来。

过年嘛,本来就里外都喜庆,再找些红烛红帐红喜字,喜堂洞房很快布置妥当。

裴慕文与石玉奴被赶鸭子上架,拜堂成亲,最后送入了洞房。

洞房满室皆春。

木已成舟,米已成炊。

石玉奴那样性格的女子,对裴慕文又非无情,自然也就认可了新身份。

皆大欢喜!

一月有余,石玉奴肚子就传出了喜讯,登时喜坏了裴慕文。

一大帮男人拿了酒去找裴少庄主拼酒庆祝。

陆小凤原本早早就领着孩子休息了,可睡了没一个时辰,便突然惊醒,起身披衣拉门出去。

“大人。”门外侍卫上前见礼询问。

“去看看,外面谁在哭。”

“是。”

不一会儿,侍卫回返,表情很奇怪,“府外并无人。”大人会不会听错?

陆小凤蹙着眉头,那凄凉的哭声依旧直灌耳中,“去找,扩大范围找,一定有女人在哭。”

侍卫再次领命前去,这次又叫了些人手同去。

过了大约半柱香时间,侍卫回来禀告,“回大人,有一女犯在驿站门口哭嚎,不肯继续赶路。”

驿站距此十里之遥,大人到底是如何听到的?

不过,大人一向非比常人,倒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

侍卫自己就给了自己答案,完全不需问出口。

“半夜哭嚎,距离如此之远,我都能听到,此中定有缘故,将人带来,不,我去官驿。”中途,她改了口。

“是,属下付出准备。”

“嗯。”陆小凤转身回房。

小禾跟入去服侍小姐穿衣打扮。

很快,陆小凤一行便赶往驿站。

得到消息的展昭随行而去,其他人则留在展家继续帮裴慕文庆视。

含冤莫白的水仙见到了官驿中的凤大人,并向她陈述了她的冤屈。

又是一出活生生的《打神告庙》,又一对敫桂英和王魁。

不幸沦落风尘的薄命红颜在楼中偶遇戴有自幼订亲玉佩的落魄男子,不但委身于他,更拿了自己赎身银子资助他上京赶考,结果对方高中之后却不认她。非但不认,还出卖她,通知她逃出来的青楼老鸨抓她回去,将她卖与他人为妾。

买她的人倒也有几分真心,允她见负心人最后一面再洞房。结果,悲剧却发生在他们约见的仙客居客栈内。

买她的秦朋被方浩天杀死,她在他花言巧语之下成了替罪羔羊,被他无情判决谋杀亲夫,秋后斩决。

因她外出久未归家,前来寻她的公婆到狱中探望她,并说要替她鸣冤,不久之后,她便被移出监牢,押往府衙。

水仙说这其中定有缘故,如今她身隐囹圄,而公婆下落不明,请大人为她伸冤作主,并找寻二老下落。

陆小凤自然答应了。

“惠山县令方浩天?”小凤姑娘忍不住重复了一遍。

水仙伏身道:“正是。”

陆小凤道:“他既判你谋杀亲夫罪名成立,为何不等秋后圈决,却要将你移押他处?”

水仙道:“民妇不知。”

“你这状子本官接了,明日你便同我一道赶往惠山县。”

“多谢大人。”

“不必,此乃本官份内之事。”

安置了水仙之后,陆小凤和展昭又回到展家,准备明天离开之事。

白玉堂第一个跳出来,“六妹,你真的隔了十里听到了哭声?”

陆小凤凉凉地道:“当然,否则我没事半夜起来吹冷风吗?”

白玉堂又问:“明天就走?”

“嗯,夜长梦多,这惠山县令有问题,必须打他个措手不及。”

“那不如我今晚就动身。”白玉堂主动请缨。

陆小凤摇头,目光落到自家小猫身上,“展昭你先去。”

展昭毫不迟疑地点头,“好,我这就走。”

陆小凤又嘱咐了一声,“别打草惊蛇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白玉堂一见展昭扭头就走,跟着便跑,边跑边道:“喂,展小猫,你等等五爷我——”

陆小凤看着直摇头,这对猫鼠天敌有时真挺好玩的。

第二天,除了裴慕文和石玉奴继续留在展家,其余人都跟着跑去看热闹了。

于是乎,神断凤姑娘领着一群人呼呼啦啦地就往惠山县去了。

至于惠山县县令方浩天能否承受这重量和打击,那完全不在他们考虑范围。

正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大,围观安全无压力,必须组团!

这个……六妹还真是说到了点子上。

裴少庄主那模样还真有些魔怔,展小猫对六妹那也是真爱,可他还真就没见过展小猫这么,呃,歇斯底里过。

白玉堂嘴很欠地问了句:“六妹啊,你家小猫对你可从来没这么深情似海过,你会不会觉得他不爱你?”

展小猫前脚刚走,后脚锦毛鼠就窜了过来,“六妙哉,你真的没有半点恻隐之心?石玉奴还躺在床上呢。”

陆小凤翻白眼,“她的伤普通的跌打大夫就能治,用不上我这么尊贵的级别。”

“六妹,平时也没见你多爱摆谱儿啊。”白小五表示,自己挺费解。

小凤姑娘告诉他,“裴少庄主千宝贝儿万宝贝儿大宝贝,你给你擦破点皮,人都要直着嗓子吼,我欠吗?”

白玉堂瞬间消音。

展昭只好安抚,“好,不麻烦你,你消消气。”

陆小凤顿时就炸毛了,“你也知道大过年的,凭毛我千里迢迢回来过个年,就非整得这么群魔乱舞的?裴家庄的案子我已经帮他们理清楚结案了,麻烦剩下的家务事能不能不再浪费我这国家资源了吗?”

小凤姑娘嗤之以鼻,道:“我还真得谢谢展小猫没这么咆哮帝过,否则可就真得考虑换丈夫了。”动不就感受一把咆哮帝,她心脏受得了,耳膜也抗议啊。

白玉堂:“……”

她家展小猫更好,把裴慕文给弄回来了。

小凤姑娘暴躁了,这一个一个不让人省心的,全是坑货!

白玉堂捡回个中毒的人。

徐庆直接拎回了重伤昏迷的石玉奴。

“就那么不待见裴少庄主?”

陆小凤眯眼看自家小猫,你丫的笑得这么阳光灿烂的,说这样的话,难道真的不觉得违和吗?

阅读开封有猫,小凤有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(www.aixswx.com)

最新网址:www.aixswx.com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