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该由着你灭了我的口才是正理吗

最新网址:www.aixswx.com

不过,在他中了蛇毒唐小悠不计前嫌救了他之后,他便知道她一定不是那些人派来的。

因为那些人恨不得对他们母子赶尽杀绝,绝不可能救他,所以他才怀疑自己之前错怪了唐小悠。

唐小悠没有装作听不懂,一摊手道:“不然呢?你觉得我不该介意?该由着你灭了我的口才是正理?”

说罢,唐小悠也不多做赘言,转身招呼常乐道:“常乐大哥,我赶时间,你去把猪崽挑出来,与我一起下山吧!”

“我道过歉了,小悠姑娘还是不肯原谅吗?”

林琛承认,自己之前是过于莽撞了,可是那也不能怪他。他们母子隐居深山为的就是避祸,这也是他常年不下山不见外界的原由。

想至此,唐小悠转身看向常乐和林琛,不客气的道:“我医术微末,怕是不能看好林大婶的病,林公子还是另请高明吧,免得耽误了令堂的病情!”

林琛见唐小悠要走,赶忙加重语气恳切说道。

唐小悠停下脚步,蹙眉不语。

看来才不外露是对的,能者多劳更是至理名言。若不是她解了林琛的蛇毒,这会儿他也不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缠着她为他母亲诊治了。

可唐小悠是真的不愿意再沾惹是非,所以想了想还是拒绝道:“林公子不要再说了,你母亲的病,恕我爱莫能助!”

说完,正好常乐挑着猪崽走了出来,唐小悠没再看林琛一眼,转身和常乐下山了。

这回,林琛倒是没再追上去,只是站在原地,满心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都怪自己冲动误事,可他也没想到唐小悠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,竟然身怀高超医术。

他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鲁莽感到懊悔。想想母亲十几年不愈的伤,他咬了咬牙,终于还是下定决心,不管怎么样也要让唐小悠为母亲诊治。

不过来日方长,他总会找到机会的。想至此,他眸光微闪,转身回了东坳村。

“小悠姑娘,其实林琛为人不错,就是性子闷不爱理人。他看起来不好相处,其实心地善良,当初我上山打猎误入陷阱,要不是他出手相救,我早就没命了!”

下山途中,常乐忍不住又为林琛说话。

唐小悠听了,却是淡淡回道:“我知道。”

林大婶和林琛都不是坏人。尤其林大婶,自己病着还愿意拿出山参给村长伯伯,这等宽大心胸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。

常乐一听,顿时一脸不解的问道: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不答应替林大婶看诊呢?”

常乐不明白了。既然唐小悠知道林琛母子的为人,为何不肯出手相帮呢?这对她来说,不过是举手之劳啊。

“我说了,我帮不了他们,你不用再替林琛求情了。”

唐小悠看了眼常乐,语气里的冷漠让常乐讪讪的不再言语。

毕竟,他和唐小悠也不熟,强迫别人帮忙也是过分了,人家都拒绝的清楚明白了,他再说怕也是只剩尴尬而已。

见常乐闷头赶路不再言语,唐小悠心下暗叹。

事实上,她是知道林琛母子背景不凡,才不愿意淌那浑水的。

从林琛身上,她感受到了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,如果她猜的不错,林琛背景非富即贵。

而他和林大婶以这等高贵身份隐匿山林,必定有不足为外人道的心酸苦楚,或者干脆就是有什么冤情。

母子俩隐居山林躲避祸乱,就是因为身负伤患不得而出,倘若她治好了他们,还不知道会招来什么祸事。

他们这等人若不出事便罢,出了事那就是大灾祸,到时候指不定整个秦山县都要跟着遭殃。

他们有什么冤屈与她并无干系,她可不是什么救世主,专门来拯救什么落难王子落难公主的。既然如此,索性她装看不见,安安稳稳过她的小日子就是。

反正林大婶的伤不会危及性命,林琛又不大乐意因为林大婶的伤让别人探知到他们母子的秘密,那她干脆一推四五六,也省的沾惹不必要的麻烦。

她穿成唐小悠,唯一的生存目标就是把三个弟妹培育成才,过上好日子,其余她什么也不想管。

若真出手帮了这个林琛,只怕将来要后患无穷。

常乐当然不知道唐小悠的心思,只觉得这小姑娘冷漠起来还真是有点不近人情,可又没办法,总不能强迫唐小悠为林大婶看诊吧?

心里深深为帮不上林琛的忙而歉疚,就这么一路心事重重的,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,将猪崽替唐小悠挑回了北山村。

一进村口,远远就闻到一股臭味飘来,唐小悠皱了皱眉,抬头看向迎面赶着马车往村外园子地而去的周四叔。

“四叔,你拉的什么?这是要去哪儿?”

唐小悠上前打了个招呼。

周四叔一见是唐小悠,立刻笑呵呵的回道:“刚拉了一车便宜粪肥,趁天还没黑,我赶紧到地里苗上。”

“四叔,你这车上,是唐震叔家的猪粪?”

唐小悠一听立刻问道。

周四叔哈哈一笑道:“是啊,我那块园子种啥啥不长,就缺肥料,正好大震家处理粪肥,这一大车才五文钱,我这回可赚大了!”

唐小悠听了却是脸色一沉。

“那依小悠姑娘,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?”

林琛这辈子都没这么低声下气的跟人说话过,唐小悠真是让他破了先例。

谁知唐小悠听了却再次一脸冷淡的回道:“不必了!你我萍水相逢,谈不上那么多礼节。况且之前你我已经两清,原不原谅已经不重要了!”

他是满心歉疚才想追过来好好解释,谁知唐小悠却一脸冷淡,根本理都不理他。但他发誓,他确实是诚心诚意想跟她和解的,只可惜,看这情况,是他自作多情了。

“道歉有用吗?但凡我弱一点,此刻已经成了你箭下亡魂!你生性多疑,做事不经大脑,冲动妄为险些伤及无辜,一句道歉就想轻易抹掉自己的过错?”

唐小悠的反驳让林琛脸色再次有些难看起来。

他长这么大,就连母亲也不曾以这种教训的口吻对他说过话,唐小悠的斥责自然让他心里不舒服。

可是,此刻他有求于她,再不痛快,也得压下来。

尤其当看到小悠对探究他们母子身份一脸兴趣缺缺,更印证了自己的猜疑是错的,鲁莽之下差点错杀了好人。

可唐小悠一照面就看出他和母亲的异常,让他不得不怀疑唐小悠的身份来历。

说完,唐小悠像是不想再跟林琛说话,转身就要走进常乐家。

“小悠姑娘,只要你愿意为家母诊治,林琛愿意付出一切代价!”

说完,迈步走进家门去了。

唐小悠和林琛站在常乐家门口,相对无言。

“呃?哦,好。”

常乐挠了挠头,脸上有点尴尬,他也是没想到唐小悠拒绝的如此干脆利落,一时有些讪讪,瞥了眼一旁林琛有些不大好看的脸色,忙开口打了个哈哈道:“呃,那个,我去挑猪崽。”

林琛望着唐小悠淡然的脸庞,欲言又止。

片刻后,他还是忍不住道:“小悠姑娘是还在芥蒂刚才的事?”

阅读末世农女虐渣爽爆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(www.aixswx.com)

最新网址:www.aixswx.com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